首頁(yè) > 黨建專(zhuān)欄 > 知識園地
筑牢知識產(chǎn)權領(lǐng)域國家安全屏障
時(shí)間:2024-06-24 09:18:18  來(lái)源:光明日報  作者:

 近年來(lái),我國堅持以開(kāi)放創(chuàng )新加快實(shí)現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強,面向全球的創(chuàng )新體系趨于完善,創(chuàng )新要素跨境流動(dòng)更加便利,北京、上海、粵港澳大灣區三大國際科技創(chuàng )新中心已躋身全球科技創(chuàng )新集群前10位,構建具有全球競爭力的開(kāi)放創(chuàng )新生態(tài)初見(jiàn)成效。補齊開(kāi)放創(chuàng )新制度短板,“要不斷健全科技安全制度和風(fēng)險防范機制,在開(kāi)放環(huán)境中筑牢安全底線(xiàn)”。新征程上,我們要把“統籌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和高水平安全”等戰略任務(wù)落實(shí)到位,必須深入學(xué)習領(lǐng)會(huì )習近平法治思想、全面貫徹落實(shí)總體國家安全觀(guān),完善知識產(chǎn)權安全相關(guān)政策法規,健全知識產(chǎn)權安全治理工作機制,提升知識產(chǎn)權領(lǐng)域風(fēng)險防控能力,為中國式現代化筑牢國家安全屏障、守住自主創(chuàng )新命脈。

以總體國家安全觀(guān)為統領(lǐng),防范化解知識產(chǎn)權風(fēng)險挑戰

習近平總書(shū)記多次強調,“統籌推進(jìn)知識產(chǎn)權領(lǐng)域國際合作和競爭”“維護知識產(chǎn)權領(lǐng)域國家安全”。當前,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加速演進(jìn),地緣政治沖突多點(diǎn)爆發(fā),全球安全挑戰層出不窮,大國競爭異常激烈,外部形勢不穩定性不確定性增多,“黑天鵝”“灰犀牛”隨時(shí)可能來(lái)襲,國家安全的內涵和外延都在擴展,科技創(chuàng )新與國家安全的關(guān)聯(lián)度日益緊密。與此同時(shí),我國知識產(chǎn)權進(jìn)入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階段,防范化解知識產(chǎn)權風(fēng)險,攸關(guān)深層次改革和高水平開(kāi)放的進(jìn)展。

開(kāi)放創(chuàng )新生態(tài)本身就是一個(gè)充滿(mǎn)不確定性的復雜系統,其所處環(huán)境和企業(yè)及其他創(chuàng )新主體的多樣性、構成要素互動(dòng)的非線(xiàn)性,決定了擾亂因素的多樣性、突發(fā)風(fēng)險的隨機性及其識別與應對的復雜性。因此,知識產(chǎn)權領(lǐng)域國家安全治理要在總體國家安全觀(guān)的統領(lǐng)下進(jìn)行,敢于參與國際知識產(chǎn)權競爭、善于維護國家知識產(chǎn)權利益,并與相關(guān)領(lǐng)域的國家安全治理協(xié)同起來(lái)。貫徹總體國家安全觀(guān),要堅持黨對國家安全工作的領(lǐng)導,進(jìn)一步從國家安全的高度來(lái)強化黨對知識產(chǎn)權工作的集中統一領(lǐng)導。探索在國家安全委員會(huì )的體系框架內建立健全專(zhuān)門(mén)的知識產(chǎn)權安全工作的體制機制,統籌協(xié)調知識產(chǎn)權領(lǐng)域涉及國家安全的重大事項,凝聚立法、司法、執法等各種力量,著(zhù)力構建知識產(chǎn)權大保護工作格局,形成防范化解知識產(chǎn)權風(fēng)險的強大合力。

補齊制度短板,完善知識產(chǎn)權領(lǐng)域國家安全法律制度與政策法規

當前,國際經(jīng)貿規則加速重塑,知識產(chǎn)權、營(yíng)商環(huán)境、產(chǎn)業(yè)政策等成為談判議題,新科技革命的形勢和建設知識產(chǎn)權強國的任務(wù)也對知識產(chǎn)權制度提出變革需求,亟待補齊知識產(chǎn)權制度在國家安全治理方面的短板。涉外法律制度體系的構建是進(jìn)行知識產(chǎn)權領(lǐng)域國家安全治理的重要手段。我國現行域外適用規則散見(jiàn)于各類(lèi)法律和行政法規之中,所涉領(lǐng)域法律法規也缺乏相應的國家安全條款。這就需要盡快完善涉外民事關(guān)系法律適用法,研究完善我國知識產(chǎn)權相關(guān)法律法規域外適用規則,制定知識產(chǎn)權安全法,加強知識產(chǎn)權的域外保護。主要內容應包括:第一,對知識產(chǎn)權領(lǐng)域國家安全治理必須遵循的原則、體制機制予以明確規定。第二,完善關(guān)鍵核心領(lǐng)域的知識產(chǎn)權保護制度,推進(jìn)關(guān)鍵核心技術(shù)的專(zhuān)利權保護,提升關(guān)鍵核心技術(shù)成果的轉移轉化效率,加強財政性資金設立的科學(xué)技術(shù)計劃項目知識產(chǎn)權管理。加強人工智能、基因技術(shù)、網(wǎng)絡(luò )直播等知識產(chǎn)權保護規則研究,督促關(guān)鍵領(lǐng)域、關(guān)鍵核心技術(shù)的自主研發(fā),保障產(chǎn)業(yè)鏈、技術(shù)鏈安全可控。第三,明確涉及國家安全的知識產(chǎn)權對外轉讓的制度。2018年3月,國務(wù)院辦公廳印發(fā)《知識產(chǎn)權對外轉讓有關(guān)工作辦法(試行)》。應結合試行效果和形勢變化將成熟經(jīng)驗轉化為法律條款,以法治形式完善知識產(chǎn)權對外轉讓審查制度,同時(shí)完善保密專(zhuān)利審查和國防專(zhuān)利審查制度。第四,明確我國知識產(chǎn)權有關(guān)法律規定域外適用的效力和實(shí)施細則,完善海外維權援助服務(wù)體制機制,規定我國知識產(chǎn)權有關(guān)法律對境外產(chǎn)生的與境內特定關(guān)聯(lián)行為具有管轄權。

加強規則引領(lǐng),研究維護國家安全的知識產(chǎn)權政策,推動(dòng)知識產(chǎn)權領(lǐng)域制度型開(kāi)放。以正在申請加入《全面與進(jìn)步跨太平洋伙伴關(guān)系協(xié)定》(CPTPP)和《數字經(jīng)濟伙伴關(guān)系協(xié)定》(DEPA)為契機,鼓勵在自由貿易試驗區、自由貿易港以及上海、廣州等國家知識產(chǎn)權保護示范區建設城市率先就相關(guān)條款開(kāi)展知識產(chǎn)權保護水平壓力測試,爭取相關(guān)國際組織在自貿試驗區設立知識產(chǎn)權仲裁和調解分支機構,探索新經(jīng)濟領(lǐng)域創(chuàng )新成果的知識產(chǎn)權保護辦法,復制推廣“知識產(chǎn)權類(lèi)型化案件快審機制”,在商標和地理標識保護、規制程序等方面加強對標,做好申請加入的政策儲備。依托共建“一帶一路”,深化共建國家知識產(chǎn)權合作機制,加大在知識產(chǎn)權海關(guān)保護、技術(shù)轉讓、爭議解決等問(wèn)題上的溝通協(xié)商,探索共建“一帶一路”知識產(chǎn)權涉外風(fēng)險防控體系。以嚴格實(shí)施《區域全面經(jīng)濟伙伴關(guān)系協(xié)定》(RCEP)為契機,督促各地各部門(mén)加強政策對接,加大監管和治理力度,保障市場(chǎng)主體公平運用知識產(chǎn)權參與市場(chǎng)競爭,維護知識產(chǎn)權公平交易秩序,建設一批知識產(chǎn)權專(zhuān)題數據庫,加強重點(diǎn)產(chǎn)業(yè)專(zhuān)利導航,支持企業(yè)做好海外知識產(chǎn)權布局。

補齊機制短板,健全知識產(chǎn)權安全治理工作機制

按照世界知識產(chǎn)權組織發(fā)布的全球創(chuàng )新指數排名,中國已從2012年的34位躍升至2023年的12位。但是,我國在光刻機、芯片、航空發(fā)動(dòng)機等產(chǎn)業(yè)鏈尚未建成自主知識產(chǎn)權體系,已取得技術(shù)領(lǐng)先優(yōu)勢的企業(yè)所面臨的安全威脅不僅來(lái)自國外政府的打壓,也來(lái)自國外某些企業(yè)、組織和商業(yè)間諜的“圍獵”“滲透”。如果主管部門(mén)可以及時(shí)介入應急管理,企業(yè)可以隨時(shí)獲得預警信息,情況將大為不同。為了保證國家安全戰略決策的落實(shí),黨中央建立了國家安全重點(diǎn)領(lǐng)域工作協(xié)調機制、國家安全工作督促檢查和責任追究機制、國家安全跨部門(mén)會(huì )商工作機制、國家安全工作重大事項協(xié)同聯(lián)動(dòng)機制、國家安全決策咨詢(xún)機制等五項工作機制。

建立健全知識產(chǎn)權安全治理機制,是管控知識產(chǎn)權領(lǐng)域風(fēng)險的有效手段,應將知識產(chǎn)權安全治理納入五項工作機制:一是建立健全統籌協(xié)調機制,加強知識產(chǎn)權安全治理工作與科技安全、經(jīng)濟安全等協(xié)調機制銜接,共同做好風(fēng)險研判、協(xié)同防控和應對化解。二是建立國家安全工作督促檢查和責任追究機制,逐步將重點(diǎn)領(lǐng)域的專(zhuān)項行動(dòng)轉化為系統性的常態(tài)化行動(dòng)。三是建立以政府為主導,以企業(yè)、行業(yè)協(xié)會(huì )、非政府組織等多元治理主體參與的信息共享與會(huì )商機制,加強司法大數據與行政管理大數據的互聯(lián)互通,盡快實(shí)現駐外機構及國內機構之間、知識產(chǎn)權管理部門(mén)之間、知識產(chǎn)權管理部門(mén)與企業(yè)之間、行業(yè)協(xié)會(huì )與企業(yè)之間的風(fēng)險監控與及時(shí)預警。四是建立海外知識產(chǎn)權風(fēng)險的快速響應與協(xié)同聯(lián)動(dòng)機制,建立公安、檢察、法院、海關(guān)、仲裁、檢驗檢疫等職能部門(mén)的聯(lián)席會(huì )議制度。五是建立國家安全決策咨詢(xún)機制,加強多學(xué)科交叉融合的理論研究,緊貼實(shí)戰需要,有針對性地收集知識產(chǎn)權數據,對海量信息進(jìn)行提煉、分析、研判,定期形成專(zhuān)題報告,選取需要開(kāi)展超前布局、專(zhuān)利導航的未來(lái)產(chǎn)業(yè)和技術(shù),為培育發(fā)展新質(zhì)生產(chǎn)力發(fā)揮智力支撐作用。

補齊能力短板,提升知識產(chǎn)權領(lǐng)域風(fēng)險防控能力

越是擴大開(kāi)放越要重視安全,越要織牢制度型開(kāi)放的“安全網(wǎng)”。近年來(lái),相關(guān)職能部門(mén)貫徹黨中央、國務(wù)院決策部署,堅持用規則說(shuō)話(huà),靠規則行事,運用底線(xiàn)思維、極限思維,加強涉外法治斗爭,不斷提升制度型開(kāi)放條件下監管、風(fēng)險防控的能力和水平,堅定維護國家主權、安全和發(fā)展利益。一方面,應增強對突發(fā)問(wèn)題的感知預判和快速反應能力。這就需要優(yōu)化政府的職能定位,完善知識產(chǎn)權維權援助服務(wù)平臺,建設國家海外知識產(chǎn)權糾紛應對指導中心地方分中心,運用人工智能、區塊鏈、云計算、大數據等新興技術(shù),精準識別隱蔽的滲透手段,增強反滲透能力,積極推動(dòng)多部門(mén)協(xié)同聯(lián)動(dòng)創(chuàng )新監管方式,提升各級政府監管能力,實(shí)施幫助企業(yè)應對制裁能力提升項目。同時(shí),對于我國新推出的技術(shù)出口管制、外資安全審查等風(fēng)險防控政策,應配套出臺實(shí)施細則,并組織專(zhuān)家宣傳闡釋?zhuān)瑺幦H社會(huì )對我國知識產(chǎn)權維權行動(dòng)的理解和認同。

另一方面,增強對中長(cháng)期風(fēng)險隱患的排查處置能力,推動(dòng)全球知識產(chǎn)權治理體系朝著(zhù)更加公正合理的方向發(fā)展。這就需要探索形成政府指導、機構支持、企業(yè)參與的海外知識產(chǎn)權糾紛應對指導工作模式,提升中小企業(yè)應對海外知識產(chǎn)權風(fēng)險及糾紛的能力。還要依托大科學(xué)設施、大科學(xué)計劃,發(fā)揮貿促會(huì )和各行業(yè)協(xié)會(huì )的紐帶作用,組建具有國際水平的知識產(chǎn)權智庫,積極開(kāi)展我國在知識產(chǎn)權領(lǐng)域與國際規則的差距以及對接可行性研究,鼓勵各地政府、高校、智庫加大知識產(chǎn)權人才培養力度,支持專(zhuān)家學(xué)者赴相關(guān)國際組織任職或開(kāi)展學(xué)術(shù)交流,為全球知識產(chǎn)權治理體系改革貢獻中國智慧、中國理念、中國方案。

  版權聲明:呼倫貝爾擔保網(wǎng)為開(kāi)放性信息平臺,為非營(yíng)利性站點(diǎn),所有信息及資源均是網(wǎng)上搜集或作交流學(xué)習之用,任何涉及商業(yè)盈利目的均不得使用,否則產(chǎn)生一切后果將由您自己承擔!本站僅提供一個(gè)參考學(xué)習的環(huán)境,將不對任何信息負法律責任。除部分原創(chuàng )作品外,本站不享有版權,如果您發(fā)現有部分信息侵害了您的版權,請速與我們聯(lián)系,我們將在48小時(shí)內刪除。
熱點(diǎn)推薦
平語(yǔ)近人
平語(yǔ)近人
黨員干部不可或缺的六種能力
黨員干部不可或缺的六種能力